淮安大家丨宣纸上的行走——戈健勇书法之路

来源:无线淮安时间:2018-12-12

戈健勇,别署俗子,抱月居主。1958年出生于天津杨柳青,江苏淮阴人。自幼承家教,师从戚庆隆先生,得益于林散之、沈鹏、尉天池、孙晓云、徐利明诸师友并常相往来。擅行草书和甲骨文,其艺术风格和笔法有异于前人。是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至今活跃在江淮地区最具影响的书法家,闻名于省内外,为国内多家媒体和画廊签约书家,现往来于淮安、苏州两地。

宣纸上的行——戈健勇书法之路(文 | 龚正)

纵情流淌的英雄主义情

对戈健勇来说,他的书法具有清冽于冰原、旷达于荒野、锻造于烈焰的英雄主义情结。在他的心中,这是父亲从血液中带给他的基因和智慧,这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荣光。

戈健勇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人。父亲的履历就像摩崖石刻,遒劲而深邃地刻在他的心上:1930年出生,十四岁抗日当兵,参加过孟良崮战役、涟水保卫战、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莱芜战役、解放淮阴城战役和抗美援朝,1962年从天津转业到地方工作,1984年离休。对戈健勇来说,战火铸造了父亲的血性和品性,但一个军人的气概和气质也让他收获了爱情:母亲1954年随军,以纯朴、直爽、俭朴和勤劳,让她的儿女在继承父亲耿直率真、正气凛凛的铁血阳刚的同时,也传承着人性的善良和真诚。

生活就是这样,它要是成全你,就给你苦涩,就给你磨难。来到淮阴,戈健勇一家住在水门桥南首的机关大院里。青砖青瓦的平房宿舍,在里运河缓缓流淌的清波前,充满着恬适和宁静。健勇的童年,就常常和小伙伴们来到这屋后的运河边,捡上薄薄的石子,顺着河水里的粼粼波光,打下一串串漂亮的水花。

这种纯净而快乐的日子并不长,就被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冲走了。在砸“四旧”大批文物被摧毁的同时,戈健勇却从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中,对毛笔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从父亲朋友那里借来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和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勤礼碑》,和机关大院里的几个哥哥、姐姐们一起,戈健勇开始临帖、画画,他勤奋刻苦,一颗少年的艺术之心发出嫩芽、长出翅膀,开始了最初的飞翔。

戈健勇清楚地记得,1975年高中毕业,第二年他负笈来到南京,二次到住在玄武湖边的林散之先生的家里拜叩先生。林老在看了他的书法后谈了自己的学书体会,给他留下了这样的鼓励:“书风正,底子硬,字不俗,有创见。”并题赠草书四尺对开条幅毛泽东诗《卜算子·咏梅》一首。取法乎上,瞄准一流,年轻的戈健勇用从父亲血脉里继承来的英雄主义情结,勃发出壮阔的雄心。

守着一条大河

淮安“四水穿城”,大运河、里运河、古淮河、盐河依次由南到北从市区流过。因水而兴、因水而盛的淮安,其气质里便有了舒缓包容、平静平易。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守着一条大河,淮安人从款款流淌的河水间,获得了水润万物的滋养,也获得了从容不迫的自信。

在东方文化中,水和书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河水如练,那或蜿蜒或涤荡、或开阔或笔直、或涓细或劲爽的线条,给了书法无穷的借鉴的灵思。对于淮安书法家而言,正是这一条条宽阔延绵的河流,让生于斯长于斯的他们获得了艺术的灵感和哲思。

其实,在淮安,淮安的现当代书法家队伍也是一条蔚然壮观的大河。李完、于北山、程博公、汤池等老一辈书法家的厚实书艺及书品,构造了淮安的源于法帖、气象万千的书法环境。尤其是戚庆隆先生获得了“全国第四届书法纂刻展”楷书一等奖第一名后,淮安的书法艺术更上层楼,淮安的书法家也是境界全开,以姜华为代表的中青年书法家还有从淮安走出去的李啸、李双阳陆续登上书法的舞台。在这支队伍中,戈健勇是其中的佼佼者。

为表达心志,寄望理想,戈健勇在书斋的名字上,就有过三次更迭。

第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他的好兄长淮阴师范学院美术系副教授姜华先生为他题写了斋号“谙墨阁”,“谙”是熟悉,熟悉墨色,追慕墨趣,是每一个青年书法家的理想。

第二次取名是上世纪90年代,戚庆隆先生为他题写“五味精舍”。在题写“五味精舍”时,先生还为他题写了一段跋:“俗子自署其书斋为五味精舍,取其正行草隶篆,酸甜苦辣咸,皆凑五数之故,嘱余题之。”其实,这次改写书斋名,体现的是人生历练中的进步和艺术思考中的提升,他要用生活里的酸甜苦辣咸作阶梯,在正行草隶篆的书法境界上进行努力和攀登。

最后将书斋名定名为“抱月居”是2003年,书法大家尉天池、孙晓云、言恭达在不同时期分别以行书、楷书和篆书为他题写了书斋名。这次书斋的改名,得于苏东坡《赤壁赋》中“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生命中有明月相伴,那缕清辉带来的浪漫和宁静便显现出旷达和诗性。应该说,戈健勇对艺术上的思考,体现了他在书法追求上的质的飞跃,不再拘泥于作品表象的艺术趣味,而是着力展现作品内核中涌动的艺术灵思,由生活的具象,走向艺术的成熟。

守在一条大河边,经过不断地开掘,戈健勇的书法,也不断开阔起来。因为他知道,生命中的风雨,才是最美的曲线,这其中的爱和恨,喜和泪,才能让真正的书法珍藏于心。

走过岁月深处的料峭冬寒,春天就这般惊艳在眼前。

在春的季节里只有不停地行走,才能在斑斓的色彩里,看到百花丛中的异态的美。戈健勇背起行囊,开始了跋涉和远征。

1985年9月,在郑州,他参观了《国际书法展》。

1986年2月,在北京,他参加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淮阴市书法、美术、摄影展》。4月荣获淮阴市首届政府文化创作年奖。

1987年5月,在泰州、连云港等地,他和刘白先生联袂举办了《刘白、戈健勇书画展》。

1989年8月,在北京,他参观了《全国第四届书法篆刻展》。

1991年9月,在淮阴体育馆举办了《戈健勇书法展览》。

………

远征途中的最初的脚印,总是让戈健勇记忆深刻。他清楚地记得,在戚庆隆先生获得“全国第四届书法篆刻展”楷书一等奖后,他还携儿子戈弋一起陪同老师到北京领奖。在北京,有幸拜见了启功、柳倩、沈鹏、刘艺、刘炳森、林岫等大家。一个大师就是一种书风,一个大师就是一座高山,在对拜访大师的交流过程中,戈健勇领略到大师们书法艺术背后的文化累积,也感受到攀登途中的艰辛和快乐。取法乎上,戈健勇的艺术之旅艰辛而漫长。

从《九成宫》入手,在笔划的结构和章法的的布局上,戈健勇开始探索和寻找属于自己的书法语言。他在探索中感知到,一幅好的作品,除却品相上的高,章法上的匠心和用墨上的独到很重要,哪怕是印泥的色彩、印章的内容和位置、纸张的湿度、墨色的深浅等,都应该和所书的内容及自己的心情和谐一致。这样,才能使作品具备局部的机敏和整体的大气。在外拓与内敛、放纵与收敛的对立统一中,戈健勇开始形成了俊逸而不浮滑、厚实而不呆滞、简朴而不稚嫩、平和而不寡味、儒雅而不躬卑的书法面貌。

从殷商甲骨和《毛公鼎》中学习内涵和笔力,从王羲之、王献之法帖中学习灵动和严谨,戈健勇上追秦汉,下涉明清,手摹心追,使自己笔下的点画和线条或藏或露、或疾或缓、或浓或淡、或粗或细,终于在自然的变形组合中,让作品闪烁出新意。在遵循传统的基础上寄托心志,让作品在时代的风景里呈现新的风貌,一片叶绿色渐浓,葳蕤出一片新的天地。

旅途上的情和意

在戈健勇的艺术笔记中,关照和关怀是温暖的字眼,给予彼此,相互慰藉。

戚庆隆先生是戈健勇的恩师,为人为艺,戈健勇都以先生作楷模,努力使自己在各个方面都做得更好。戈健勇是信义之人,多年以来受恩于师,自然对老师的生活要有切实的关照。戚先生是楷书大家在淮阴声名震天,求字的人可谓络绎不绝,以致影响了正常的生活。晚年的戚先生想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定居,戈健勇就和恩师多次商议从北京到张家港,又到南京江宁,最后在江宁湖滨世纪花园选定了寓所,于新世纪之初迁居到那里。让先生不受叨扰,做自己想做的事,作为学生,还时常往返于南京、苏州、淮安之间,看望照顾恩师。戚老十分喜爱并寄厚望于健勇,他评价道:“健勇跟我相处不少年了,我们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但我们的相处已经忘记了年龄,这里更重要的一点避开年龄相处就非常亲切,因为有许多的为人处世,对社会、对艺术有许多看法,都是非常相似、相通的。观点很容易混合到一起,这里面有很多(看法)我是很尊重他的,在书法这个具体层面上,他跟我讲了一个观点,他是属于内向型的、不张扬,他很愿意甘于寂寞。我当时听到非常顺心,因为书法有两点。一个既有激发审美情趣的激情但是需要有大量的时间在冷静思考,面对枯燥的行动当中,所以我内心认为他会有很大的成果。”

与其说戈健勇在书写作品,不如说他在书写人生、书写他自已的心态。他的书法,首先体现的是舒展,舒展心胸,让大胸怀开阔自己的内心。其次就是控制,在整个运作过程当中,表现为对力的理解,以整体布局来体现对美的追求。在他看来书写就是说话,把心里对世界、对人、对社会各种认识的提炼、总结,所书写的内容才会丰富,被人们认可。

戈健勇从老师的颔首满意中感到了无比的满足。

1998年8月,戈健勇第二次携儿子戈弋赴京拜访沈鹏先生。离第一次“全国第四届书法展”时拜访沈先生,时光悄然过去了十多年。来到北京东堂子胡同沈先生的住所,在拜访书法大家沈先生时,他还呈上新出版的自己的书法集,以求沈先生的赐教。沈先生仔细的看了健勇的书法集以后,评价是:“健勇的书法作品,让人们领略作者的一种新风,他在行草和甲骨文创作上下了很大功夫,一直在探索、吸收、融化、出新、他的作品有追求,有个性,别有韵味,他约取与广收并进,符合创新与对立统一的思维方式,他的书法以意为主,文人的书卷气很浓可以想象他的字外功夫是很深的。”

对沈老的指点和勉励,他铭记在心。作为回赠,沈先生赠送给戈健勇自作行草诗《友人送花》书法作品一幅,还有《沈鹏书法集》和《沈鹏书画谈》两本书集。《沈鹏书画谈》这是中国当代美术名家艺术论丛中的一本,较为全面地展现了沈先生的学术理想和精神境界,从中,戈健勇也是获益良多。

在书法活动中,戈健勇和陈大羽、尉天池、言恭达、孙晓云、徐利明也是多有接触。从苏南到苏北,从校园到企业,在交流中开阔自己的视野。在江苏省美术馆,在南京艺术学院,在孙晓云主席家里,在徐利明教授家里,孙晓云、徐利明与戈健勇多次进行深谈并多次为戈健勇进行现场示范和交流,从临帖到创作,将自己的心得无私传递给书友同道。

2005年,著名诗人汪国真来淮,戈健勇一直陪同左右。一日下午,大家以笔会交流,兴致正酣。汪先生信笔书写两幅现场创作的诗句以赠:“时艰玉可作石,秋来叶能当花”,“飞天神采照河山,彩袖千年依旧,映云烟。”书毕,要戈健勇为他提出建议,跟戈健勇说,自己除了写诗,写书,近来写了不少的歌曲音乐作品,字写的不好。汪先生如此诚恳低调,戈健勇只好从行笔的速度、墨色的变化、印章钤盖的要领等方面谈了自己的看法。文友间的直来直往,让笔会生气盈盈!

和泰州名家张舜德、叶大根两位老先生的交往,可谓贯穿在戈健勇艺术创作的始终。从1986年10月在南通举办苏北六市书法联展开幕式上相识后到1987年在泰州举办《刘白、戈健勇书画展》,张、叶二位先生就一直给戈健勇以关怀和鼓舞。30年的时光,让身居两地的情谊变成了几十封书简,春秋寒暑,雨中雪里,或以一幅书画,或以一方钤印,谈书说艺,彼此挂牵。1996年《戈健勇书法集》出版发行。张舜德先生欣然命笔为其作文补序。

赵恺先生是中国新时期诗歌的代表性诗人,以《我爱》和《第五十七个黎明》享誉诗坛,戈健勇为身边有这样一个师长感到自豪和骄傲。

在淮安,赵恺对青年才俊们也多有提携。对戈健勇的忠厚仁义的人品和智慧聪颖的才情,赵恺先生也是夸奖有加。他说,初识建勇是1987年,和刘白先生联袂南下泰州北上新浦搞展览,他还以《而立的重量》撰文为他们壮行,三十刚立就纵横江湖,他看到的是两个年轻人的抱负和雄心。

1993年戈健勇出版书法集,赵先生欣然作序,并以《静变大勇》为题,说七年过后再看健勇,看到的求变和求静。健勇求静,是因为他的艺名叫“俗子”、“若木”,用自嘲的方式敢于和甘于寂寞,此乃大勇。至于求变,赵先生说七十完成林散之、八十完成齐白石、九十完成黄宾虹,传统是基础,变法是根本,变则生,不变则死,在求变中,健勇朝干夕惕。

语重心长,耳提面命,赵先生对戈健勇充满厚望。

1996年,赵恺先生在戈健勇的又一本书法集的序言中,不仅期望戈健勇关注文艺使文艺家成名,名声又毒品一般对文艺家进行戗害,还提醒他在身处偏僻之一隅时,要谨防心胸之局促,触角之愚钝。赵先生还以青藏高原上的骆驼刺和水稻为喻,说一根骆驼刺的主根是十五公尺,一株水稻的根系连同毛细根系竟然长达一公里,要求他在书法创作中要不断地吮吸和拓展。

大风苍黄,醍醐灌顶。每一次和赵恺先生见面,戈健勇都获得无穷的力量。铭记和感慨之后,他静静写下自己的感悟:一是用平静的心,写自己的字,用突破的思维和胆识走自己的路。二是把个性的认识与情感宣泄及心性的书法表现出来,书写和美之作;将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和绵绵流动的书卷气韵的统一和融合,彰显儒雅之风;用浑朴飞动、大象无形的灵感和激情,表现出天人合一、平和淡然的高雅气息。三是无论是快乐和忧伤,平静和高昂,惟有书法线条的真情流露,才是悠远悠然的境界呈现。

听风得风,唤雨得雨,戈健勇以一颗痴心,倾听着内心深处的声音。

窗外的风景

打开窗户,才能看到窗外的风景。窗前的一个树,远处的一汪水,水那边的迷蒙远山,景色和景色就这般对应着、照应着,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个整体。

在戈健勇的书法世界里,书本是一道风景,拜访名师和同道的交流游历名山大川也是一道风景。在这样的风景前,他感受到艺术之重、自然之美、流年之轻。

戈健勇的案头,总是放着《老子》、孙过庭的《书谱》、傅山的《论书画》及历代书法论着及法帖。他说读书可以明道识理,可以开眼界富气质,可以和先贤进行交流对话,有时就像到了世外桃源。

对于外出学习和书家同道的交流,戈健勇也是全身心地投入,因为来的这些名家,都是他结识多年的老师好友。对这些大家的学养,他自是崇敬有加。多年来他自费游历祖国名地,收集了大量的有关资料,从大自然中汲取素材,启发创作情感。开阔了眼界,戈健勇先生的书法追求正大之气,他的作品洋溢着书卷气与阳刚美,字里行间汩汩奔涌的是个人情怀和美学意韵的涓涓清泉。  他的书法出入古今,博采众长,又匠心独运,精多种书体,尤其擅长行草及甲骨文。从健勇先生的书迹看,行书讲究情感的抒发,有着极好的“创意”,用笔灵动畅达,结体姿态多变,章法依势而生。酝酿多种书体的融合,规整中见活泼、灵动中显沉着,造型极具动感。篆书以行草、楚简之法入篆;楷书取法魏碑,得厚重体格,又有晋人的萧散气息, 总体风格是不媚俗不造作,有古意、有拙味、富情趣。徐利明教授评价是:“他的书法临古较多,并能日见深入,创作又能“理直气壮”。在尊重古法的基础上自我作主,其气势、力度以及字型意态、墨色变化的丰富。他从晚明几位浪漫主义书法大家的作品中汲取营养,进而上下纵横,广为取法借鉴,谋求融通,作品极具潜力。”长期的坚持不懈使戈健勇的书风逐步形成。无疑为戈健勇打开的一扇窗。向书本学习,向经典学习,从自然学习,向名师和同道学习,戈健勇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眺望着远方的景致。

拾阶而

从初学唐楷,继而汉隶秦篆,到主攻行草、甲骨、石鼓、二爨等,戈健勇在《张猛龙碑》、《张迁碑》、《礼器》、《丧乱帖》、《好大王碑》、《澄清堂帖》、《孔侍中帖》、《草书千字文》、《自叙帖》、《书谱》中一路行走,有欢愉有痛苦,有从容有紧迫,有激越有沉思,就像登山,一级一级地向上攀登着,向着自己的目标迈进。

临帖而不拘泥于帖本,戈健勇十分注意向自然学习。他喜欢观察自然界的物象变化,从中得到启发和借鉴。比如名山大川,比如风雨雷电,比如建筑摩崖,比如医学,比如哲学,比如诸多门类的文学艺术,尤其是武术和舞蹈,他从刚柔相济、翩然起舞的动作和舞姿中,领悟出书法艺术中的节奏和线条,或舒或张,或急或缓,或抑或扬,或润或涩,这些都为他的书法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营养,提升了对书法创作的感悟。

清代画家戴熙说:“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令人喜不如令人思。”对这句话,戈健勇有特别的感悟,他认为,要创作一件好的作品,就应该对人的审美意识进行多方位探究,要让欣赏着从作品的表象,进入内在美的品析,只有这样,才能让欣赏者根据自己的知识阅历和生命体验,获得精神上的审美愉悦。

笔墨当随时代。对于书法多样化,戈健勇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一个有思想的书法家,他的作品就应该在遵循传统的基础上凸显其时代特征。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月,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个性与共性,局部与整体,小品与巨制,都应该根据创作的具体内容进行量身定制。一个有情怀的书法家,就应该在创作中懂得节制和控制,要懂得“三分生”对于与防止油滑的重要,在创作中,“三分生”是态度更是敬畏,它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对于取舍、拓展、融变、反思等都有着至高的追求。

2013年5月22日,在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1周年的日子里,戈健勇将他创作的书法行草长卷《美丽淮安》捐赠给了淮安博物馆。《美丽淮安》是唐道伦先生为淮安电视台《美丽淮安》栏目撰写的创刊词,这篇文章描写了淮安历史文化遗产的厚重,赞美了城市景色的美丽,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戈健勇被这段充满诗情的文字迷住了,他以为,只有用行草书这样富有节奏和韵律,而又潇洒俊逸的书体来表达,才能和作品本意达成更好的切合。沐手抄录洋洋洒洒数千余字的行草书《美丽淮安》,其线条的锤炼、结体与章法的经营,可谓浑然天成,表现了一个艺术家对家乡的殷殷之情。

拾阶而上,戈健勇在否定超越中,为不断出新进行着辛勤地耕耘。

退到风景的背后

年近耳顺,一切都复归平顺,这对一个书法家而言,这未别不是好事。性情疏淡平和的戈健勇,愈发领悟到生命阅历对于一个书法家成长的重要。

退到风景的背后,把一切交给挚爱的书法,戈健勇在艺术之路上,已经在恬静寂寥中享受着生活赐予他的美好。年轻时候的壮怀激烈,在此刻,化为一河流水,化为一弯清月,在运河边,在抱月居,在漫步间,在宣纸上,那一弯流水和宣纸上的线条,才是他的田园他的归隐。

浓酽而不失淡泊,奇崛而兼具平和,刚烈而蕴含迂回。白纸黑字,就这般丰沛着他的世界。这黑白之间,是坦坦荡荡,是泾渭分明,是爱恨有加,是不离不弃。

对于每一个艺术家而言,退到风景的背后之后,一个新的景象出现了,这新的景象更加精彩,以超然、恬淡、旷达、宁静在心的舞台上进行宇宙和生命间的对话和独舞。此刻,他深知完美是怎样的美。无所谓远近,无所谓成败,无所谓荣辱,一个舞台就像一张宣纸,任春雨淫淫飞雪飘飘,舞蹈之后,一个书法家就让一方朱红色的钤印,正好落在宣纸的一角。

延伸阅读

戈健勇艺术年表及大事记

1958年5月1日   出生于天津杨柳青

1962年  随父亲从部队转业回淮阴市

1966年9月-1970年6月  清江市长征小学小学部读书(现淮安市实验小学)

1970年9月-1972年6月     清江中学初中部读书

1972年9月-1975年6月    淮阴中学高中部读书

1966年起     在家庭熏陶下,开始练习晋、唐楷法,阅读相关古典书籍

1976年12月 分配到淮阴拖拉机修配厂工作

1976年间  二次到宁拜访林散之先生,林老赠作品留念

1978年  淮阴地区公路管理处工作

1983年-1985年 考入南京交通学校后转入淮阴财经学校学习

1983年5月 拜戚庆隆先生为师

1984年起   先后在淮阴市工人文化宫、淮阴财经学校、淮阴师范学院等大专院校授书法课

1985年4月    入选全国首届百鹅书画展

1985年9月  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在河南省郑州市举办的《国际书法展览》开幕式,儿子戈弋一同前往

1985年12月  被市文联聘为《崛起杯》书法大赛评选员成员

1985年12月    书斋定名为谙墨阁,姜华兄题写

1986年1月             北京中国美术馆参加《淮安书法、美术、摄影展》开幕式

1986年4月           荣获淮阴市政府首届文艺创作年奖

1986年6月  获书法报举办的全国首届黄鹤奖书法篆刻比赛佳作奖

1986年9月   参加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在南通举办的苏北六市书法籇刻联展开幕式,淮阴市参加人员姜华、赵阜新期间拜会陈大羽、黄惇、李大鹏、张晏、王树堂先生

1986年12月          获全国首届峨眉杯书法大赛佳作奖

1986年12月          入选纪念朱德同志诞生一百周年全国书法作品展览

1987年1月          入选中国四川自贡国际恐龙灯会书法篆刻展

1987年3月          获文明杯全国书法大赛优秀奖

1987年4月         赵恺先生为其举办省内书画展览作序 — 而立的重量

1987年4月           经戚庆隆先生介绍,到宁武中奇、陈大羽、尉天池家中拜访

1987年5月-6月      淮安市文联主办《戈健勇、刘白书画展览》在泰州和连云港市举行,文艺界知名人士赵恺、孙盛元、周兴和、龚正、冯栋、陈社、肖仁、潘觐缋、叶大根、徐中、张舜德、吴骏聖、冯中、张耀山、陈凤桐、杜庚、徐兆良、王洪喜、金大雪、何连海、陈迅等参加

1987年12月          淮阴电视台摄制专题片《自甘寂寞-介绍书法家戈健勇》开播

1988年3月           获历史名人与全国书法大赛优秀奖

1988年4月          筹备邀请泰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张舜德先生来淮举办个展

1988年5月      入选全国纪念井冈山会师60周年书画展览

1988年6月      获剑南春杯全国书法大赛三等奖

1988年7月      获中国书协举办的九成宫杯全国书法大赛优秀奖

1988年7月         获龙年首届全国颖河书法大赛二等奖

1988年8月         获能源杯全国书法大赛佳作奖

1988年12月        获首届国际神农奖书画大赛优秀奖

1988年12月        获牡丹杯国际书画大赛优秀奖

1988年12月        在黄河碑林奖国际书法征稿中获碑林奖作品刻石勒碑

1989年             获黄山电视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奖

1989年5月        入选神墨碑林刻石勒碑

1989年8月      随恩师戚庆隆先生一同参加第四届全国书法籇刻展开幕式。期间儿子戈弋一同在北京拜会启功、柳倩、沈鹏、刘艺、刘炳森、林岫等书法名家

1989年            在淮阴宾馆拜会中国书协顾问谢冰岩先生

1989年           由淮阴市文联、书协、博物馆联合主办《戈健勇、万耀魁、胡建祥、王卫东》四青年书法家联展

1989年9月      在淮阴市建国四十周年优秀文艺工作者评比中荣获有显著成绩的文艺工作者称号

1989年10月      入选中国临沂书圣杯国际书法大赛

1989年12月      获牧野杯国际书画大赛优秀奖

1989年12月      获戎艺杯全国书画大赛佳作奖

1989年           在淮阴市博物馆举办《戈建勇书法展览》

1989年             获遵义杯全国书画大赛佳作奖

1989年10月      淮阴市交通书画协会成立被推选为会长

1990年5月       应邀为北京十一届亚运会基金会捐赠作品24幅

1990年11月    获中国书协举办的丝绸之路吐鲁蕃书法大赛荣誉奖

1990年12月      书斋更名为五味精舍,戚庆隆先生题写

1990、91年       在淮阴宾馆先后拜会回乡探亲的谢冰岩,陈百尘先生

1991年9月    江苏省书协等单位在淮阴市体育馆联合主办《戈健勇书法展览》

1992年10月      在徐伯璞先生住处,一同拜会陈大羽先生,参加人员王士爱,王鸿澜先生

1992年12月     获汤沟杯书法大赛一等奖

1993年3月     应邀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淮阴刘老庄八十二烈士纪念碑书写碑文

1993年8月      入选元帅魂全国书法作品展览

1993年9月4日   赵恺先生为《戈健勇书法集》出版作序 — 静变大勇

1993年11月      入选中日破体书法国际展览

1993年           应邀为河南清风书壁题书

1994年7月      应邀参加江苏省大型献爱心书画作品义卖展

1994年11月       入选广东西山顺德碑廊

1995年4月       获中国艺术界名人作品展优秀奖

1995年5月       入选中国当代书画印精品展获最佳作品奖

1996年           出版《戈健勇书法集》

1996年7月21日    赵恺先生为《戈健勇书法展》作序 — 阳光如瀑

1996年7月          赴宁陈大羽家中拜访

1997年            获全国迎香港回归书法展览二等奖

1998年8月        到北京东堂子胡同沈鹏先生家拜访,儿子戈弋一同前往。沈鹏先生赠书及作品留念

1998年12月4日-6日 参与接待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团领导来淮讲学活动,来淮名家有尉天池、李大鹏、阙长山、王冰石、孙晓云、言恭达、徐利明、洪纬等先生

1999年7月20日    徐利明先生及夫人小孩来淮到家中见面及艺术交流

1999年10月3日    泰州张舜德先生来淮家中艺术交流,戚庆隆夫妇陪同

2000年2月      入选中日近现代书法展览

2000年3月4日-6日 陪同尉天池夫妇一同由宁来淮,参加洋河酒厂等单位艺术交流和笔会,参加人员戚庆隆先生等

2000年4月         作品入选中国二十世纪中华民族书画长卷,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2000年5月28日-30日 言恭达先生来淮指导八届书展创作及拟在淮成立培训基地有关事宜,赵恺、戚庆隆先生等陪同

2000年7月         入选《中国书法家选集》

2000年7月         接待言恭达先生来淮指导

2000年8月         被江苏经济报聘为《文化广场》专刊编委会主任

2000年10月         作品通过文化部ISC2000艺术品价值标准评定。准予在中国文化艺术市场网及国际市场网推广

2000年10月10日  应徐利明先生邀请,赴江苏美术馆参观《徐利明书法展览》,下午在宁拜会戚庆隆先生

2000年12月26日  应孙晓云先生邀请,赴宁文化艺术中心参加朱道平、孙晓云、施邦鹤《金陵胜迹书画展》开幕式

2001年10月     获全国新世纪情系西部书法大赛二等奖

2001年10月       吴夕兴、田游、刘白、李啸来家中进行书艺交流

2001年11月30日   徐利明先生来淮家中交流书艺

2002年11月20晚  宴请应邀来淮举办培训的尉天池、言恭达、孙晓云、徐利明、薛夫彬、李刚田、吴善璋等书法家一同交流聚会

2003年            书斋更名为抱月居。斋号先后由尉天池题写行书,言恭达题写篆书,孙晓云题写楷书

2003年            入编中国书法家协会编印的《中国书法年鉴》和入编作品集

2004年5月     获炎帝碑林书法作品优秀奖

2004年6月         应邀与徐利明先生同赴扬州参加书法笔会

2005年11月     应邀为淮安市古运河停车区文化长廊题碑

2005年             陪同来淮采风的汪国真、张铜彦、宋连启等名家,淮安市领导刘希平、唐道伦陪同

2005年11月10日-12日 专程赴南京、苏州等地,邀请省内书法名家孙晓云、徐利明、戚庆隆、李大鹏、章炳文、姜华、戈健勇为淮安高速公路运河停车服务区长廊刻石题字,书写内容为历代著名诗人咏淮诗,由赵恺先生审定

2006年7月14日  徐利明先生制戈健勇名印,无尽意闲印完成

2006年           赴宁请戚庆隆先生为淮安市水渡口题额

2006年           赴宁请尉天池先生题字

2006年5月     东方画廊推出《当代江苏书法家戈健勇》专辑

2006年8月       入展江苏省文化厅、文联、书协等单位主办的江苏省公务员书画展

2006年11月     获高速3000新江苏书画展一等奖

2006年12月   赴南京孙晓云、徐利明先生家中拜访

2007年4月    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敦煌杯全国书法大赛

2007年         专题片《静变大勇—介绍书法家戈健勇先生书法艺术人生》由淮安市文明委,电视台摄制完成

2010年         赴宁请戚庆隆先生为淮安市南大门雕塑题字南船北马,运河之都

2010年10月   获江苏省第五届职工书法、美术、摄影大赛金奖

2011年2月   获江苏省中华经典诗文法大赛一等奖

2012年5月     被淮安市委、市政府授予艺术明星(书法)

2012年8月     入编中国书画艺术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一代大师》作品集

2012年12月   被省总工会、文化厅、省文联授予江苏省第二届艺术明星提名奖

2013年5月     《戈健勇行草卷》出版

2013年        应邀为淮安里运河文化长廊水门桥景区题碑

2013年5月   行草长卷《美丽淮安》被市博物馆收藏

2015年10月   参加江苏省文联、书协等单位举办的苏风艺韵书法晋省展览

2016年        应邀为淮安里运河文化长廊国师塔题匾

后记:

我的老朋友作家龚正先生,论年龄我应该是他的老哥了。他平时也常常这样称呼我,与他相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在市文联工作。由于我经常参加文艺界的有关活动,所以见面的机会很多。老弟给我的印象是诚实善良、乐于助人、行文正大、诗文精美。在长期的交往中我与龚正结下了不解之缘。

多年以来,龚正先生曾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和我谈到作为兄弟,他很乐意为我写一些介绍我有关书法方面的作品。我听后十分的不好意思,害怕辜负他的这番兄弟情义。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讲,我觉得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可写的东西。加之龚正先生平时工作繁忙,创作任务也很重。

我自已只是想静下来写些东西,作些研究,在探索书法艺术的漫长历程中,还有很多的事需要我们去做。后来我答应他还是写一些在书法学习过程中与名师益友进行书法探索交流的一些感悟,能为读者同道以帮助和启迪。

《宣纸上的行走》一书出版,书中简要的介绍了我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习书等方面的一点往事。多年以来,我在各方面得到诸多名师益友及家人无微不至的关怀,终生难忘,表示谢意!

谨此,是为记。

戈健勇于淮安城西万福巷之抱月居

二零一七年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