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开发区开明中学顾曦文

来源:无线淮安时间:2017-12-27

我一直以为独是宫崎骏所说的“我们的孤独就像天空中漂浮的城市,仿佛是一个秘密,却无从述说。”直至悟到张岱“独往湖心亭看雪”的超凡脱俗,才真正醒来。

迷茫,如茫然若迷而随风飘荡的蒲公英,一路寻觅,无人所伴,不知何处落脚。所谓孤独,也不过如此了。而曾经一度我的心与此番迷茫无助,孤独落魄已无大异。

唯一能给我以心灵慰藉的大概只有书籍了。我极喜诗词,不为其他,只因诗人、词人们的那种阔达开朗的胸怀,令我好生向往。也正是因为如此,我遇到了这一束星光---张岱。

初读《湖心亭看雪》,并无大感,只感他写的好,却不知究竟是好在何处,“独往湖心亭看雪”?独,是孤独吗?很快,这个想法被我否决,我的内心深处似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能写出如此文章的人,定不会是如此庸俗、平凡之人。

我反反复复,细细品读,忽发觉我一直将独理解为孤独,而实质上,独,并不只有孤独之意,它也可以理解为独立。而这点在文章中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甚至还将意境提升了一个层次,这是遗世独立啊。

能欣赏“湖上影子,唯长堤一痕,湖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种若清淡雅致的水墨画的雪景,岂是愚氓能够懂得欣赏的。也难怪舟子出此言“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他怎能理解张岱不随流俗的情趣。

思及至此,我眼前勾勒出张岱乘着一叶小舟在雪湖上遨游,仿佛整个身心与天地相融之景,独,是独立,是遗世独立。心中的浓雾尽散,留得清明开朗心灵,蓦然,醒来。

坚定着务必让自己无论在多么艰苦卓越的情况下总是自立、自强,不随波逐流的人,才是真正独立的人。(指导老师:王从强)

图片

开发区开明中学八(10)班顾曦文